Sponsored Links

提高工作動力,在生活中、工作中找樂趣…

迎接一份新的工作,對於我來說已是習以為常,不禁又要抺一額汗,久而久之開始自責起來,走來走去幹什麼,是另一類的過度活躍病症嗎?!終於疲倦不堪,被迫停了下來。

心中暗想,吓!要去露天停車場取公司文件和冷凍食品,沒有心理準備,同事們覺得厭惡而逃避,每到這個時刻就會有一隻魔鬼之手在我背后用力一推,這一隻狡猾的老狐狸,我真的要跟妳說聲謝謝,我身體每一個細胞也禁不住狂笑起來,難得有機會名正言順地逃離這個鬼地方。

在上課的日子裡,差不多每天都要出車取貨,已弄了兩小時撈麵的粗手推著手推車,急急忙忙地穿過學校的籃球場,眼睛只向前看,雙腳半跑地向前衝,心只想快點到停車場取貨,以免阻礙別人下一站的工作,橫過學校的正門,再走到大鐵閘門前,輕輕地把閘門拉開再推回,是學校的資產,自然地放輕手腳,其實,是害怕所有舉動都被拍攝成記錄,出了閘門,右手邊是另一間中學,每次離開校門,眼睛已經斜視著停車場的方向,半個心已經被帶走了,是渴望、期待和不耐煩的等待,這一陣子,都是他送貨來。

去年的九月,在朋友的介紹下換了一份新工作,因為工作的關係,把我和他扯上了關係。在地球上,細小的角落裡,即使像閃電般極速,也是緣份。

早上的工作比較忙,但非常充實,因為他,我決定安靜地停一停,想一想,即使我不愛這個鬼地方。

清早忙了兩個多小時,然後可以離開學校片刻往外走一走,對於我來說簡直是求之不得,早上九時半左右司機就會打電話來,我就要準備出發,電話來了,就代表他已在途中,這一刻不可以怠慢,先到雜物房取手推車,將昨天的三文治箱退回,因為有過去的比較,所以覺得這份工作非常輕鬆。

Sponsored Links

某天的早上如常到指定的地方交收,他不經意地把兩盒紫色盒裝的飲品放到我的手上,我覺得非常愕然,沒發一言,連基本的”謝謝”也沒有說。

這兩盒飲品好像我在中學時代在化學課堂製造出來的實驗產品,居然會在我身上產生化學作用,突然間,我發覺自己好像十多二十歲的美少女一樣,穿了一條飄逸的迷你短裙,被一位駕駛著馬車的王子邀請在花間飛舞。

仍然是剩女的我,快樂地讓自己進入這個發酵的階段,不管發酵後是什麼樣子,最緊要是…

沒有經驗又太投入的我,每次見他都過份緊張,他站在我的前面,我已經頭昏腦脹,再加上心虛,令到自己害怕和他交談,人到中年,顧慮與日俱增,害怕這樣害怕那樣,最終什麼也做不好。

從去年九月到現在,還有幾天就四個月了,到目前為止我都不知他方姓大名,接過飲品的兩星期後,我已經買了一排提子果仁朱古力條給他,到今天為止,已經是一個多月前。

非常懊惱,如何衝破這道牆壁,大家只是工作的需要而要在同一個地方出現,停留數十秒後又要在該處分開,咪話和他交談,到現在我都未看個他的正面,他每次都是用背面對著我而工作,他給我飲品時,我正在垂頭工作,將三文治箱搬到地上,我還未抬起頭來,他已經將飲品塞到我的手上,然後急忙地轉身,將地上的箱子搬上車上,順手將車尾門關上及上扣,頭也不回就跑向前門,快捷輕盈地跳上車廂內,幾個月以來都是一樣。

直至有一天我立下決心,好歹也要看一次究竟這個人的樣貌是怎麼樣,每次見他都只看到他的背影和側面,如果有一天真的在街上碰見,也可以即時把他認出來,其實最大的原因是我對他產生了一種莫名其妙的好奇,他每次在我們一起工作的地方都重複念著這幾句話:「 今天只得一箱(或兩箱或三箱或四箱)」等字句,再加上,「把這些放在地上,不要管了,等我處理就好了。」一個月、兩個月如此這般,我真的以為他的腦袋是有問題。

這一天我借題發揮,我想到這裡附近的地方踏單車,我問他知不知道那裡有單車出租,他非常冷淡地回答,看似不大原意關心我的事,我內心雖然不太高興,但沒關係了,因為我們面對面地交談起來,我趁這個機會檢視了他的五官,眼、耳、口和鼻子都算不錯,鼻樑上戴著黑框眼鏡,頭髮用了啫哩膏定型,身材高度適中,看似追上潮流的一族,皮膚被太陽曬得黑黝黝,臉上有一份滄桑的成熟感,動作敏捷,工作態度認真,就這樣令我對他產生了好感,不過…

Sponsored Link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