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onsored Links

走在塔斯曼尼亞的日子裡。愛……只能心動不能行動。

初次認識的朗塞斯頓,初次相識的他……

朗塞斯頓,除了有可愛紫色的毛公仔熊外,也曾有他的足跡。一個美麗的回憶,令人生添上了幾分燦爛的色彩。

要多久才能令心動平息下來,只有局中人才能領會其中。

充滿浪漫,紫色的熏衣草,走在它的身旁也沾染了幾分浪漫,心醉在它的美麗優雅,陶醉在它的芬芳香氣;一束一束細小的花朵,只要聚在一起也能發揮很大的威力。

令人再次驚喜的朗塞斯頓海港﹝seaport﹞,又一次證明緣份的奇妙。緣份要來擋不到,要去留不住。一次又一次的遇上,令回憶一層又一層地加厚起來。

感恩!被我遇上他,對他是微不足道,對我是另一份的驚喜,他啓發了我另一種的思維。緣份可遇不可求。一粒緣份的種子,讓它在心靈上發芽也好,發酵也好,漸漸消失也好;善良的它,已經在心靈深深處留下落印,終身回味。

善緣,我感恩我曾經擁有過;惡緣,我慶幸也是曾經經歷過。讓空虛的神經細胞震動起來,讓精神飽滿的它去填補心靈的需要。

某天在朗塞斯頓遇到我喜愛的夢中情人,看似一個愛流浪的漢子,不想被束縛的樣子,心動得想去愛他。不是英俊蕭洒,皮膚黑黝黝;是那種不經意地散發出來的魅力。有活力,有經歷,夠獨立,熱愛生活,非常強的生命力;年青人有的動力,都可以在他身上找到。

不得了,令我心跳不斷加速。我喜愛日本冒險家高橋步,他也是這個類型,但程度上不同。兩個都是日本人,前者有自己的事業,有美滿的家庭,有子女,經歷過不同的人生階段,成功也好,失敗也好,有過無數次;後者還是在起步摸索自己人生的道路,一切有待建設。

Loading...

在塔斯曼尼亞有幾段不可思議的緣份,這種緣份在我的歲月生涯裡從未出現過,感激上天一次過補償給我,突然覺得好幸福。旅遊的動力大大提昇起來,未回家已經想著下一次的旅遊。旅遊真好,做就了很多偶遇的機會。

每個緣份都扮演著被動的角色,很樂意這樣做,這段時間幸福不停在我身邊徘徊著。我也曾懷疑過是不是在發夢,是不是上天跟我開玩笑,雖然沒有擁有任何一個人。但,是實實在在地發生在我的身上,要告訴自己真正有這樣美好的事情發生過,一個美好的回憶。不過要把它看成是夢境,每過人每件事都沒有延續下去,有失望過,是理想當然,因為我沒有留著他們的條件。這樣,成為我往後要反思的一個大題目了。

這些人這些事都是緣份做就出來,要不然怎樣主動也不可能發生。

我曾經問一個四十多歲才結了幾年婚的女性朋友:「你的老公是你的愛人?還是,只是一個伴侶?」。她大方地回答:「只是一個伴侶,」「在這個年齡層,要找到一個相愛的人,是一件困難的事。」她認為童話故事才有,當時我也認同她的說法;但被我遇上他們後,似被冰水淋頭一樣,有冰鎮了一下子的感覺。我需要重新思考愛情究竟是什麼,愛情沒有方程式,也不會對等,沒有任何限制。50年代的人,不需要找一個50年代的人去相愛結婚。90後的人可以找同年齡層的人相愛結婚,也可以找60後的人為終生伴侶。各式其式的配對,不想刻意尋找的人,可以等緣份的安排。緣份,如有幸在自己身邊走過,就要好好地把他捉住。

待續……

Sponsored Link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