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ponsored Links

某年某月某日,友人有事相約,有多忙都要出席,已經認識了多年,在日本生活的時候,她非常關照我。

事情完結後,我們在九龍城某間新開張的餐廳吃飯,餐廳地方不大,但環境舒適,當晚隔離枱還有音樂情人鄭子誠,真人和上鏡沒有多大分別;非常漂亮,我是指坐在他隔離的長髮女伴。

話說回來,友人很想我聽她的遭遇。前些日子,她不斷加班至深夜,因為書籍配套要趕著出版。某天早上,她準備搭車上班的時候,眼見巴士靠站,就急不及待飛奔過去,怎知腳一隙,全個人趴在巴士前面。她講的時候輕輕鬆鬆,講得非常動聽,現場一樣。她感覺頭暈暈還要趕著上班工作,終於都要從公司返回家中休息。她以為無事,沒有立即找醫生。

這一跌,當然嚴重啦,幸好經過了一段時間的治療,加上物理治療,可以慢慢康復過來。

她講這一次做了一個事後檢討,不停勞勞役役地工作,如果病倒或死了,什麼都等如零,要調節一下生活節奏。

她剛完成碩士學位課程,就已經報左兩年的心理學課程,還要上班工作,

是否『習性難改』,剛剛忙完這樣,便立即忙那樣。

Loading...

我這一點不及她,但也有相類似,由朝到晚,不停工作,然後返學進修;當自己的引擎運行緊的時候,原來會忘記它需要停一停休息。別的不會想只管繼續向前衝,當引擎無油或者某些零件飛脫了才會發現。和我們相類似的人,就要等到體力不支才會發現。在生活中,一定要預留作息的時間。

身體健康才是最重要和最寶貴的東西。

Sponsored Links